• 让我来想想我有多久未写日志?嗯,整整一个冬天。刚来北京时遇见第一场雪,现在好像手中有好多小小的星光,慢慢地撒到空中去,春天就来了。

    距离上篇日志到现在的三个月,跑去了牛栏山的小平房培训,大年初一走过灯火阑珊的长安街,值夜班到两眼圈乌青乌青,但都是让人觉得即使辛苦也值得的事情。工作再次变动,搬了个有些奢侈的小房子,终于可以将它布置的像个小家,开一盏落地灯,读上半卷书。希望天气好了,将姥姥姥爷接过来再逛一次北京,无论这个城市有多少问题,它对待我还是善意的,充满机会的。

    等扎好了根,再去自由地旅行罢。因风初苒苒,覆岸欲离离。

  • 生命从来不喧哗

    Dec 12, 2011

    当我拖着一大一小两箱子搬家的时候,宇航周对我如此简单的行李表示了惊讶。所有的生活必需品,都在这里了。我们俩坐着呼呼呼的小摩托跑来这里,风把脸和手冻得冰凉(不过之后去吃了很好吃的火锅!麻酱什么的太怀念了。一路从冒着烟的小摊走到满记甜品,路上有推着小车卖荷叶鸡的,铺着编织袋卖毛线帽的,就像从市井走到繁灯里,两者都充满生机)。

    作为一个怕麻烦的人,我用一个小时便将未来一年的坐标定在了这儿。房间刚刚刷新完,淡淡的绿色和红色,琉璃灯。客厅后来还很神奇地出现了一只秋千。我像工程师一样组装好了晾衣杆、空气净化器,买了小熊地毯、台灯、打印机,还有一大箱书,努力让它变得温馨些。你在烦恼什么吗?有很多很多呀,但是别害怕。

  • 晒太阳

    Nov 29, 2011

    冬天晒太阳是件很幸福的事,整个人在阳光下都毛茸茸的,趴在椅子上看看书,再打个哈欠听首歌。若是能当棵正光合作用的树,则再美好不过。前几天坐车路过大片的田野,暮色下的稻田就像另一个世界,上面的天空是深海样的蓝,远方的山脊还泛着夕照的光。道路两边的树就在这样的天空下生长着,舒展着枝杈,每一棵都好看的不得了。过一会儿月亮出来了,可能是郊区光源少的原因,月牙儿的另外半边轮廓也看得清清楚楚的,一副2012的景象。

    唔,我想起来写这个,是因为人生观什么的,时不时就会被质疑一下,末日情怀呲溜就跑出来了。不过一旦想开了,也可以换上一副精神病人欢乐多的样子,生活处处有画意。我知道写字工资还没一家店铺的租钱来得高,可这就是现在能给我带来生机的事情,爱与艺术都是我赖以为生的阳光。若能像水木丁说的一样找到有共同喜好的人,病友们亲切会晤,扎堆放羊一番,才能充上满格血继续努力呀。

    附上晒太阳听的,冬天快乐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Lord make me a rainbow, I'll shine down on my mother
    She'll know I'm safe with you when she stands under my colors, oh and
    Life ain't always what you think it ought to be, no
    Ain't even grey, but she buries her baby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And I'll be wearing white, when I come into your kingdom
    I'm as green as the ring on my little cold finger,
    I've never known the lovin' of a man
    But it sure felt nice when he was holding my hand,
    There's a boy here in town who says he'll love me forever,
    Who would have thought forever could be severed by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So put on your best boys and I'll wear my pearls
    What I never did is done

    A penny for my thoughts, oh no, I'll sell them for a dollar
    They're worth so much more after I'm a goner
    And maybe then you'll hear the words I been singin'
    Funny when you're dead how people start listenin'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The ballad of a dove
    Go with peace and love
    Gather up your tears, keep 'em in your pocket
    Save them for a time when you're really gonna need them,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
    I've had just enough time

  • 霜降

    Oct 24, 2011

    图片来自白洲推荐的一个相册,很符合霜降这个节气的景。

    上帝保佑家人朋友身体健康,麦子的眼睛快些好起来。

    你看,即使是萧瑟之冬,也可以很美的

    这俩月有许多事必须做,我很喜欢这种斗志满满的利落感

    我知道我的缺陷,但未曾想过去纠正什么,以为这是“我之所以为我”的一部分

    但如果所谓的个性成为禁锢你的牢笼,那么多尝试也没什么不好。

    能发现许多自己未曾接触过的领域,压力与希望同在,总胜过百无聊赖的疲惫。

    这儿大概要沉寂一阵子了。

  •  

    最近几天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不由自主地就传达了太多负面情绪吧。也谢谢听我唠叨,尝试开解我的朋友,谢谢。秋天的天气这样好,再糟糕的想法也该烟消云散了。关于未来,要求简化为开心挣钱,头脑清醒。水木丁有篇文章写南极的科学考察者:“除了对科学的热爱,他们有的是为了躲避孤独来到这里,有的是为了追寻人生的意义,可是无论你走到哪里,孤独永远都在那里,而人生的意义总是他妈的既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但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想要去寻找什么。我们都是停不下来的人,艺术,文学,科学,生命的神秘,美,这一切仿佛神灵,在遥远的地方召唤……”

    我有许久未记起从前的自己,蜷在沙发角落啃苹果的时刻,装订白色小本子涂鸦的时刻,听《Lost Friend》魔怔的时刻……那样的快乐是因为简单与专注带来的,没有去思虑未来,亦未注意时光流逝的现在。我听见风依然是风,目光低垂也不是黑暗。

    P.S.《LAST EXILE》也出第二季了,这两张2003年OST即使放到现在也是难以超越的神作。无论是随意舒展的民谣风《Skywriting》,空灵的《Over the Sky》,还是透着浓浓蒸汽朋克年代感的《Road to the Light》,都让人惊异于这样史诗般优美的音乐编排。它们和许许多多书籍一起,让年少的我想,活着真好,能遇见你们真好:)

  • 秋意

    Sep 22, 2011

    深秋的锦江在雾气里迷迷蒙蒙张开眼睛,从阳台上往外望去,一切都还未分明,天地间安静地只剩下雀鸟的嘀咕声。只有这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还是自己,还有余力去爱这个世界多些。(Yue说我所谓的冬季黄昏低落症完全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的人才会有的心态,我深以为很有道理,可是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季节性抑郁是很正常地。研究就说了,这是因为日照缩短导致的松果体激素增多,贤上腺素分泌减少,导致心神涣散。这就是为什么数据显示十一月至春天出生的人精神分裂患者最多的原因。你看,世界多奇妙)

    其实能够一直尝试去认识这个世界是件很美妙的事情,尤其是放低心态的时候,连八股新闻也能变得有趣起来,研究研究怎样将废话连篇组织的像模像样也是一门功课呢。晚上看新闻时,最常想到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为了生活体面,禁得起世人的批判,拟定了一套计划,内容就是永远不承认生活中最不堪的真相,即使是自己私下也绝不承认。”这是1912年纽约时报的一则评论,旧语犹新时,记录者本应是所处时代中意志最坚定的人,他必须了解黑暗与腐败,且有能力揭露;他应能够仔细观察与思考,而不是轻易散播愚蠢。

    但是无论怎样,面对观望世界的角度,总还是有其它选择,这就很好。

  • 这是一个星期前写的日志,存在草稿箱里,我想了想,还是发上来骂一骂犯浑的自己。

    不知该怎样落笔,人生最痛苦的事是求不得么? perhaps,但我还知道另外一件很痛苦的事,是你纠纠结结攀登了半天之后,爬到了你想要的那个位置,然后发现,哎呀糟糕,搭错了杆。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啊。这样毫无变化的安逸让人轻易就丧失了对生活的热忱,也没有了对新知的敏感。(我始终还是觉得,工作除了挣钱,若能实现自我价值,就再好不过。嗯,挣钱还是第一。)

    抑郁症复发的半个来月,我反反复复地拖地板,长时间散步,一声不吭地玩Wii。有天晚上对着电视屏幕打乒乓球,爸爸走过来挺好奇地看了一会儿。我跟爸爸说:“爸爸我教会你用这个吧?这样我走了你还可以用它来锻炼身体。”爸爸说:“那你就别走嘛。”忽然心里头就难受了一下。对于父母来说,怎样才是幸福呢?所谓的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样的事情,我一万分地不希望它发生,可是又有那么多事物我想去尝试,哪怕碰壁,哪怕不得已回头。许多时候,我抱怨父母的安排,嫌弃这个,嫌弃那个,一心说着要自由之类的话,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之前的自由,都是建立在父母为你提供的金钱基础之上的呢?哪怕你有打些零工来换取生活费,如果他们没有支付你的学费,没有他们去做那些你所嫌弃的体制内“虚伪的人际关系”的工作,你有什么能力走到今天这一步?

    中秋前的某个晚上,我还在房间里闷头看书,忽然间不知从哪儿飞进来一只蝙蝠,噼噼啪啪地绕着台灯转,影子在墙上乱舞。我霎时三魂散了六魄。妈妈听见我的声音,本来都已经睡的迷迷糊糊了,还非常镇定的起来,帮我打开门窗,用扫把赶蝙蝠出去。有什么好抑郁的呢?至少,我现在拥有还不算太糟的健康,开明宽容的父母,几个能随时拖上行李箱投奔的朋友,Keep it simple and Straight.  “明知人生虚无,却能鬼脸相对”的人才有爱。

    关于未来城市选择的问题,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道理,一旦做出选择,你就要为你的选择承担相应的责任,和随之而来的困扰。但你得明白,这是你选择的生活,不要逃避,不要拖延,不要轻易回头。像猪蹄蹄说的,大城市也好,小城市也罢,那根本就不是问题。问题是,生活就是生活。它不会因为你生活在大城市里,就不赐予你孤独与难堪,就完全不用理会结婚和生子。它也不会因为你生活在小城市里,就不施加给你贫穷与压力,就让你完全不用奋斗与进取,就用不着自省与反思。生活的本质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关键在于你自己要怎么走下去。

    好啦,唠叨完毕。这是今年最后一次,再犯浑就罚自己绕着协和医院跑一百圈

  • 几天前为了看书,搬到靠河的房间去睡,晚上开小小的一盏桔色灯,商店街和户外广告声都安静下来,只能听见夜风哐哐哐敲窗户的声音。推开些窗让风进来,不同于夏天的爽朗凉风,是温柔的,带着雨水气息的风,让人能很安心地窝在大被子里,循环听一首德沃夏克到天明(Yue说这样对耳朵不好,我买了个内置音箱的小枕头,可以定时开关,所以没事的)。我那么爱夏天,可在这九月的气息里,我觉得秋天也很好。(早上适合的曲目是艾尔加的威风凛凛进行曲,幻想曲2000曾以它为背景创造过诺亚方舟的短片)

    接下来又将是很长的一段旅行,去最南方,去最北方。我记得年少时在国内坐火车,对我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情,一来不喜欢人多,二来晚上的车厢时间最漫长,靠着车窗发呆,看火车驶过一片漆黑苍茫,只有灯火闪烁而过,映着茫然不知何归的神色。现在再旅行,是不是还会有那样的疏离感呢?应该不会了的。大抵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又要避免什么。我更换了自己的信条,将“自由”改为“不作恶”。而后者比前者需要更多的能量。慢慢的就发现,简单的坚持就是最有力的自我管理。